推荐阅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评《浪潮》

今日世界,多数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政治民主化,而尚未实现民主化的国家也正在试图从“后极权”的坑坑洼洼中走出。许多人可能会认为,当历史翻过黑暗的一页,过去那个血腥而愚昧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返了。然而,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世界离独裁有多远?35岁的德国导演丹尼斯•甘赛尔(Dennis Gansel)透过他杰出的电影《浪潮》(Die Welle)给出了一……

阅读全文

20140411新闻1+1 一年一次春游 为什么就那么难

阅读全文

20140414新闻1+1 校长还敢组织春游吗(视频)

阅读全文

李淳:发表之外

一个月多长?有不少作者把近一个月发表文章的长长列表发给我看,每每看得汗津津的,这些人一个月似乎很长。而我一个月除了编杂志外,只能写三两文章,我的一月何其短。 都说发表是最好的记忆。那么,发表之外的生活呢?若没有文字和影像的承载,它们何去何从?并不是所有的劳作,都能生长为苍翠,有多少隐形的日子无法被发表。而无法发表,是……

阅读全文

李淳:女教师的“临床写作”

徐莉按:《师道》编辑李淳为拙作写的书评,刊于杂志2010年第三期。早已告知原刊寄出,不知何故辗转,我并未收到。不想再以此事搅扰累赘,搁置不提,今日方在网络上看到全文,贴出,道一声感谢。一并感谢编辑赵霭雯的引荐,一直以来的关注和鼓励,愿度过,一切安好。愿我能将你曾给予我的温暖和力量传达给你。 如果单说“写作”,女教师只是行……

阅读全文

赵健伟:一个中科院退学博士生的感想

一个中科院退学博士生的感想 文丨赵健伟 离开中科院将近两年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准备写一些东西了。我希望那些日益淡忘的记忆,能被长久保存下来。2006年1月,我正式向中科院某所递交退学申请。经历了种种煎熬,半年后,我终于搬出了青年公寓。实验的不顺,前途的渺茫,与老板的争吵,其他纠缠不清的种种,突然间都消失了。我感到很轻松,有……

阅读全文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