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毛孔”的本质就是掠夺

| 2013-01-04 | 1,230 | 无评论 | |


最近北大教授孔庆东先生大谈毛思想战无不胜,很有重新在全国掀起学习毛思想的热潮的冲动。可惜,那些话题已经没有多少意思了,毛即使曾经是红太阳,在现在这个时代也不得日暮西山了。孔教授警告说党内高层人士说:“我们退一万步说,就是要维护自己的这点利益都不能忘了毛泽东。可是我们的党历来都是这样,形势一好了,日子一好过了,就忘了毛主席;然后等把自己糟蹋地差不多了,形势不好了,又想起毛主席来了,又把毛主席举起来了,每次都这样。所以毛泽东不论活着还是去世了,他都在拯救这个党,维护着这个党。”在这一点上孔庆东先生真是算个明白人,听说他在薄在重庆当权的“唱红打黑”的岁月里,他获得了薄赠送的数百万元,即使冲着这点利益,也不能够忘记了毛主席,更何况更多的人从毛主席那里获得远比他多得多。再没有比这更赤祼祼的利益决定论了。不过,那是他们的利益,又不是平民百姓的利益。

孔在大力赞美毛思想战无不胜的同时,也不忘了大力赞美孔子儒家思想。说毛与孔是一脉相承的。毛就是继承与发扬了孔子的儒家思想,哪怕毛在“五四”时期喊过“打倒孔家店”,在“文革”时期发动过“批林批孔”,这些都与真实的孔子没有关系。在当今中国学术思想界,公开同时赞美毛与孔的人其实并不多见,因为,这里需要有许多矛盾的问题要处理,否则就有自相矛盾的危险。然而,我对孔先生在赞美毛思想不可战胜的同时不忘记同时毛病毛思想的源头——孔儒文化,还是持赞同意见的。这一点,孔比许多左右派学者都看得深,看得远。孔庆东先生是孔的崇拜者(自认祖先),自然也是权力掠夺的崇拜者;孔庆东先生同时还是毛的崇拜者,同时自然也是暴力崇拜者。这种对毛对孔的崇拜,可以合为一个崇拜那就是对“掠夺”的崇拜。

毛与孔在掠夺文化这一点上,确实在深层次上是一家的。只不过毛不同于以往的帝王,他们只是夺江山,并不夺思想地位,而毛既要夺江山,又要夺孔子的思想地位。也就是说,毛即使在“文革”时批孔,其目的也是要实现自己作为伟大领袖与伟大统帅的同时,还要作为“伟大导师”的目的,这一点,中国自秦始皇之后的二千多年中国,都未曾有过帝王实现过。没有哪个皇帝提出过自己的思想与主义,即使在权力上如何炙手可热,不可一世,只要一回到思想领域,都必须拜孔子为“万世师表”,为“至圣”而不敢取而代之,孔子真的成为了万世帝王师,难怪能够与天、地、国、君并列为师,只有毛在这一点上做到了。

那么,从孔到毛一以贯之的是什么灵魂呢?那就是掠夺。毛孔的本质就是掠夺,而非公平交易。但是,这种掠夺又不同于西方工商业文明的殖民文化,西方在外靠近现代工商业文明的力量,确实殖民过许多地方,也用过枪炮开路,但是,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商业活动范围更广泛一些。但是,中国人受孔儒文化的影响,其实从来没有向外扩张过,翻开中国的历史,中国历史只有被掠夺的历史而没有向外扩张的历史,有的只是被掠夺,被侵占的历史。然而,在历史事实上虽然有扩张,其实都是被人侵略掠夺,然后慢慢同化的结果。元朝的蒙古人掠夺中国,顺便把内外蒙古大片土地归入了中国版图,后来满清入关,又把东北数省给带进来了。只是他们的掠夺的方式有所不同。孔儒文化所建立的文化是靠等级制度与特权掠夺。那些靠念圣贤书,科举高中为官的人,所获得的一切,都只是靠手中的权力而已,从来没有为人类社会创造过什么,发明过什么,解决过什么民生问题。而是凭借一个圣贤的符号,就可以凭空掠夺。毛的灵魂是靠暴力掠夺。他的那句名言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是对中国数千年朝代更迭的历史经验教训的最好总结与概括。然而,孔毛之间的关系却是不可分离的。孔儒创立的等级掠夺制度主要是权力掠夺,因此,这种制度放纵贪污受贿,反复盘剥黎民百姓,最后弄得饥寒交迫,民不聊生,饿殍遍野的时候,那些活不下去的人,就开始用暴力反抗,成功的就改朝换代,称王称霸,失败的就落草为寇,株灭九族。毛,无疑是中国数千年暴力掠夺的最成功者。从前的掠夺者即使成功了,也是没有多少文化的。比如明朝的朱元璋,文化就不多,因为读不懂长文章,就下令科举只准写八股文,只写八段,起承转合,多一段少一段都不行。初期虽然批判过孟子,对孟子说过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以及“贼仁者謂之贼,贼義者謂之残,残賊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弒君也。”和:“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等等大为恼火,一度曾经把作为亚圣的孟子从孔庙里踢了出来,不仅不让他享受孔子这外的最高级别的“四配”待遇(相当于孔庙里的五常委之一),而且不让孟子待在孔庙里。朱元璋算是批过孟的人,但是,他始终没有敢批过孔子,而且即使批判孟子,也只是暂时的,把孟子的书亲自删减一遍之后,孟子的书还是科举考试的内容,孟子又回到了孔庙大吃冷猪肉。历史上的帝王,在圣人面前的这点作为,在毛看来实在是小儿科,朱皇帝吃亏就吃在早年读书太少,当过乞丐,做过和尚,好时光都浪费了,到了青年时代,没有师范可读,后来又是戎马倥偬,文化底子与毛相比自然是薄了不少。但是朱元璋的那一套治理贪官污吏的办法,毛倒是学了不少。

纵观中国两千多年来的社会形态,鲁迅先生用“吃人”概括,虽然很有力,其实是比较笼统的。这“吃人”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和平时期的等级特权掠夺,另一种就是权力掠夺之后,民不聊天,激起民愤,导致的暴力掠夺。这两种掠夺,在冯小刚拍的电影《让子弹飞》中概括得非常好:号令山林的绿林悍匪张牧之收拾南国一霸黄四郎虎视眈眈镇守的鹅城的绝妙办法无非是两个,一是大印,即上任知县这种官府角色,大印这是权力掠夺的工具,但是在战乱时期,大印有时不一定管用,这个时候,就得用另一种掠夺工具,即枪杆子这种暴力掠夺工具。一边放着大印,一边放着手枪。大印要靠文人幕僚来谋划,枪杆子则要靠绿林好汉来造势。无论大印还是枪杆子,都是用来掠夺的。权力掠夺平民百姓,在官逼民反之后,揭竿而起,暴力可能又反过来掠夺权力。毕竟在中国最大的潜规则就是武力,这是法则的规则,用吴思先生的话说,武力是元规则。当武力掠夺完了前面当权者的江山的时候,这个武力又开始变成权力掠夺百姓。如此反复循环。毛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刚开始夺权的时候,用一点山林田地玉米棒棒之类的小恩小惠收买农民,等到江山到手,农民的那点甜头很快就又被收了回去。然后又开始了中国的共产主义实验即儒家理想——大同世界的实验。大此之前,文有康有为的《大同书》,武有曾国藩暴力镇压为榜样。在这个基础上奠定了毛泽东的社会理想,也为中国人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一个社会的灾祸之所以会发生,常常是与这个社会的日常认识是密切相关的。如果一个社会只论成败,不讲人性,只喊口号,不讲逻辑,只要权力,没有制约,那么,在这样的社会任何罪孽深重的灾难都将会发生。从孔子到毛泽东,不过是从权力掠夺到暴力掠夺的转换而已。然而,人类真正的文明是从公平正义的交易开始的。无论用什么工具掠夺,其实都已经远离了人类文明。



标签: , , ,

分类: 教育评论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

来自教育在线(www.eduzx.net),本文地址:

评论

您必须 登陆 来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