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这世界总要有人埋单的

| 2014-09-26 | 1,025 | 无评论 | |


如果承认这世界上,吃饭要花钱买,穿衣要花钱买,服务要付费,那么,你怎么能够奢望另一些人的服务与付出就应该是免费的呢?钱本身不是俗物,钱怎样去赚以及怎样去花费,才可能说明问题所在。

鲁迅先生当年在北京女子师大的演讲《娜拉走后怎样?》一文中说:“从事理上推想起来,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因为,“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要被高尚的君子们所非笑,但我总觉得人们的议论是不但昨天和今天,即使饭前和饭后,也往往有些差别。凡承认饭需钱买,而以说钱为卑鄙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怕总还有鱼肉没有消化完,须得饿他一天之后,再来听他发议论。

所以为娜拉计,钱,——高雅的说罢,就是经济,是最要紧的了。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人类有一个大缺点,就是常常要饥饿。为补救这缺点起见,为准备不做傀儡起见,在目下的社会里,经济权就见得最要紧了。第一,在家应该先获得男女平均的分配;第二,在社会应该获得男女相等的势力。可惜我不知道这权柄如何取得,单知道仍然要战斗;或者也许比要求参政权更要用剧烈的战斗。”娜拉无法通过自己的合法劳动,创造产品,去养活自己,这是社会的悲剧。因为人活着,总要产生消费,而消费总要有人埋单的。从前娜位靠老公养着,现在推门而出,饥饿只给了娜拉两个选择:要么回到家里来,要么沦落为妓女。可以说,自由是要靠钱财作为保障的。我们做人做事,常常要考虑一下,给别人一碗饭吃,不要把别人逼得没有活路,做生意不要把别人的利润空间算得太死。让人劳而无获,那是一种剥夺,也是一种不人道的行为。做人做事应该遵循一个原则:让所有与你合作的人都有利润空间或者有发展机会,至少是过得开心愉快。如果一个人能够这样想,也努力这样做,他一定会获得成功。

我曾经在我的博客上明确声明,凡是用我的文章的报纸、期刊、广播、电视、音像出版传媒等等,都必须事先征求我的意见,并且在发表后要寄赠样刊与稿费。一些人评论说,这样做不够大气,境界也显得不够高远,你看某某的博文就可以随便转发,这就是你们之间内心境界的差别。

我承认我的境界确实没有一些人高,但是,我对自己的作品是有权处置的,这是我个人所专属的知识产权。别人声明放弃自己的知识产权,我也没有意见,那也是他的权利与自由所在。其实我也明知道收不到多少稿费,但是,作为一项个人的权利声明保留的意义,还在于这个世界上思想是有市场的,知识是有产权的,发明是有专利的。即使有人声明主动放弃,你也不可以就随便盗窃他人的研究成果,随意为自己开发商业用途。正常的社会是不忌讳谈钱谈利益的。如果说一个健康社会什么是最大的公益与福利?我以为商业与市场就是最大的公益与福利。只有当一个社会人人都愿意倾其所有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贡献自己的勤奋与努力的时候,这个社会的财富才会极大的增加。如果这样,就要制定并且遵守一个共同的市场规则,在物质财富方面要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在思想文化产品方面要遵守知识产权与发明专利的不可侵犯性,与不可随便冒名占有性。思想也有市场,艺术产品也可以作为商品来经营,知识产权也是一种财富。盗窃别人的知识产权,等同于盗窃财富,甚至还要严重一些。事实上学术专利上的剽窃在欧美日韩这些国家远比一般的盗窃罪要严重。因为学术研究,知识产权与发明专利是一切社会财富之母,也是社会正义的最后守护神。对学术思想与知识产权及发明专利的尊重,就是对人类作为思想性动物本身的尊重。维护社会规则的正义性比个人高风亮节的施舍更具有社会效益。当一个社会因为某个人毫不利己,专人专利而完全彻底放弃自己的私产与个人利益,并且因此形成整个社会的风气的时候,这必然是一个灾难。这种灾难过去就是刮共产风,吹道德高标主义,最后的结果,其实就是灾难。当一个人无原则地放弃自己的一切的时候,他其实是在用自己的个人私德破坏社会的公德,用个人道德破坏社会公共规则。这是最容易迷惑人的一种社会现象。一个人可以放弃属于自己的任何东西,包括生命,但是,这只是他个人的选择,媒体与他人不可以将之制造成典型案例,通过公共媒体强迫他人向他学习。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做不妨碍他人的一切事情,但是每个人同样也有权利拒绝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儒家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就很可怕的。你“立”什么是你自己的事情,凭什么就要“达”到我的身上?这种说你行,就行,说不行就不行,不服不行的作派,正是中国儒家文化容易犯的强迫症。在中国,许多为中华伟大崛起而读书的人,那些少年时期就立志伟大的人,常常都喜欢这样强迫他人。自己认为是好的,就要强迫他人接受。

市场经济讲究价值多元,自由选择,公平交易,规则透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先用大制度与大规则规范好人的行为边界,然后才有各自的活动自由。如果承认人是社会性的人,人需要分工合作,人在不同的岗位上会有不同的劳动产品,需要互相交换,那么,就要承认市场的作用,就要承认利益的公平、对等、自由交易是一件最文明的事情。世界上的财富转移的主要的基本方式无非是三种方式:第一种,特权转移法。就是通过权力寻租获得巨额财产,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腐败现象。中国自古以来,“升官发财”,财富总是跟着权力走,就是这个原因。所谓“三公”消费,其实还是大家出的钱。只不过,你出了钱,你还没有权利过问这个事情。纳税人的概念,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从来都是一个禁忌的概念。因为普天之下,一切的一切莫非王臣王土,你还有什么私产需要保护吗?在中国所谓“天下大治”的时候,其实也就是权力开始大肆掠夺的时候。所谓共产主义,无私奉献,其实是扼杀人性,剥夺了人的自由,践踏了人的尊严。
第二种,暴力转移法。这就是我们中国人喜欢说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用刀枪顶着你的额头,打土豪,分田地,你敢不给?要钱还是要命?暴力掠夺在中国兴亡交替产生内乱的时候最容易发生,即所谓“天下大乱”的时候。在中国,兴百姓苦,亡亦百姓苦,其根本原因就在这里。权力掠夺与暴力掠夺,这两种方面占据了中国二千多年的财富分配方式。唐代号称中国最为强盛,最为清明的朝代,但是,在白居易的诗《卖炭翁》里,皇宫使者官吏强买强卖的现象屡见不鲜。“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这其实本质上就是通过权力掠夺与暴力掠夺的综合案例。其实,这还算比较好的,有时连性命都可以被剥夺了去。

第三种财富转移方式就是市场的公平交易模式。市场公平交易模式,需要法治秩序的保障,需要规则公平透明,并且规则面前人人平等,需要诚信作为交易的保障。为什么在美国撒谎欺骗行为是社会中最不道德的行为?为什么在中国欺骗是被允许的,甚至是被认为是智慧卓越的表现?就是因为,中国人的财富转移方式主要不是靠市场交易,而是靠宫廷政变式的尔虞我诈,靠你死我活的玩阴谋诡计,谁欺骗能力强,谁就富有智慧,谁就容易胜出。诸葛亮是欺诈高手,不仅欺诈敌人,也欺诈自己阵营中的人,至今中国人对这些人物与故事仍然津津乐道。所谓的三十六计,其实都是欺骗的伎俩,哪里有诚信的立足之地?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赠送方式、遗产继承方式等等,这就不是人类的基本的方式,而且许多时候,无论赠送还是遗产继承,其实也常常是隐藏了某种交易的,只不过是这种交易有时是情感上的,有时是道义上的,有时是法律上的。
应该承认,人类的文明就是从遵守共同规则开始的。因为,有规则,才有自由,才有安全,才有创造的空间。人活着才有尊严。市场交易是规则的催生剂。人类文明最大的规则,就是人性与人权,人权的核心就是保障人的自由权。自由权的核心就是生命安全保障,私产不可侵犯,个人隐私与名誉不可侵犯,个人的知识产权、发明专利不可以侵犯。公权不可以随便践踏个人的私域。等等。这些都要靠规则来维持。所谓程序正义,首先就是双方遵守共同的规则。而规则的制定,却不是少数精英人物的特权。就美国而言,制定规则的是国会,国会有500多人,这些人需要在内部反复讨论、争辩,然后投票确定是否通过某个规则。执行规则的是白宫,这就是行政权,判定是否违规的是联邦法院。这样就避免了裁判员、运动员与运动规则制定者都为同一人。这样的游戏才能够玩下去。

儒家文化则靠个人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靠所谓的“内圣外王”,把运动员、裁判员与运动规则制定者合为一身,实现所谓的“王道教化”。在这里市场被取消了,财富的分配始终是掠夺型的。一方面大家耻于言利,视金钱为粪土,另一方面又将仁义道德转化为千金。一个人靠宣讲视金钱为粪土的仁义道德而当了大官,发了大财,这势必造成整个社会的虚伪的国民人格与虚伪道德的伪善之风。这就是中国人千百年来的灾难根源。
我有一个教育界的朋友,在中国基础教育界的名气非常大。经常也会有一些报纸杂志邀请他作封面人物或者新闻头版头条的报道,他只问到涉及收费的就是一律拒绝。当然他有拒绝的权利与理由。一个人名气大了,并不需要这些头版头条的报道与杂志封面人物的宣传,这是常理。但是,也不能够一看是要收费的,就认为那是骗子。要承认一份杂志的经营与维持是需要费用的,办一份报纸也是要有成本的。如果承认这是一份营利的生意,就要承认收费是可以理解的,只要不存在强迫,而是双方自愿选择就是可以的。毕竟天上不会掉下馅饼,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有一些杂志与报纸是不收费的。但是,不要忘记了,那一定是有人埋单的。只不过埋单的人不是直接的人,但是,有人愿意为你埋单,也说明你的这事情对埋单者是有利益的。如果你的知名度足够高,美誉度又足够大,那么刊登你的封面照,很可能会增加期刊报纸的影响力与美誉度,从而增加广告收入或者增加读者订阅。人是利益的动物,然后才是道德的动物,这是人的生存所需要的物质条件决定的。人类的交易的方式与交易内容也也许是不断地在变化着,但是交易本身是永恒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永恒的梦想,可能是伴随人类社会的始终的,那就是自由与平等。然而这两个概念常常又是互相矛盾着的。自由有时防碍平等,而平等有时也剥夺了人的自由。追求自由的成为了自由主义,追求平等的成了社会主义。然而,就人类终极价值而言,自由与平等都是人类的伟大梦想,他们是殊途同归的。没有法律面前的平等,就不会有法律保障下的自由,没有真相、真知、真理面前的平等,自由就失去了基础。人类最容易,也最为急迫的一个平等,这也是实现人类最基本的自由权的一个平等,就是金钱面前人人平等。用金钱交易去代替权力掠夺与暴力掠夺,这是人类最基本的文明底线。如果这一条不能够做到,则沦为丛林法则社会就是难免的。

中国人特别要记住一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下不会自己掉下馅饼。一切的免费,都是有人埋单的。



标签: ,

分类: 教育评论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

来自教育在线(www.eduzx.net),本文地址:

评论

您必须 登陆 来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