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书建:“应试教育”借尸还魂当提防

| 2012-05-05 | 1,677 | 无评论 | |


去年,《人民日报》曾在《应试与素质并非“零和游戏”》的总标题下刊登了两篇文章,分别是周阳的《尊重是最好的激励》(简称周文)和张玲的《把应试教育变成考试教育》(简称张文),读罢颇觉新鲜。

“零和游戏”是博弈论的一个概念,说的是参与博弈的各方在严酷竞争之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一方之所得正是另一方之所失,博弈各方的收益与损失相抵归“零”。

周文以“只要每个学生的个性都能受到充分尊重,潜能都能得到充分发挥”为说辞,对应试与素质教育进行了一番劝和,说你俩不但“不会变成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而且还“会成为相互帮助、相互促进的好朋友”,进而融为一体,“就像一撇一捺,一起写出一个大写的‘人’”。

有了这个铺垫,张文便顺理成章地把“一切以考试分数为指挥棒”的应试教育成功改造成了“以考试作为素质培养的抓手,以因材施教的教学方法和管理模式,最大限度地挖掘学生的思考能力和创造潜力”的考试教育,使应试教育由素质教育的绊脚石而成为推进器,完成了一个华丽大转身!

考试是教学过程的一个环节,具有检测、评估、导向、激励、选拔等多种功能,是教学反馈、调控的重要手段。考试的频度适当,对学生的学习有普遍促进作用;频度失当,这种普遍性就会消亡。

教育专家刘百川先生早在60年代就说过:“分数是暂时的标志,是旧的标志。”偏激、片面追求考试分数一定是得不偿失。考试的目的归根到底是为了促进学生健康发展,而不是要对学生无情淘汰。这些是每位教育工作者应知、应会的教育常识。常识被误读、忘记,问题本出在人身上,与考试何干?

认为“应试与素质并非‘零和游戏’”没有错,但极易误导读者。应试确实也是一种能力,可它与教育培养人的目标有相当差异。如果把考试的作用无限放大,由手段变成目的,那么这就成了应试教育。

我曾亲耳听见某专家的宏论:既然应试是素质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抓升学率有什么错?这样就形成了一道独特的景观:素质教育喊得惊天动地,应试教育抓得扎扎实实。中国基础教育就是这样戴着镣铐在悬崖边上跳舞。

考试教育与应试教育二者没有实质差别,很大程度上,考试教育就是应试教育。当下,我们尤其要警惕以“考试是素质”来障目,打着素质教育旗号而大兴应试教育的现象。

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是新旧两种教育思想的对立。素质教育是大势所趋。我们反对应试教育,而不是一概地否定考试,该考的试还是要考下去的。我们要认真研究考试的实质,澄清模糊认识,正本清源。

我们时常听官员们讲要降低考试的难度、淡化考试的选拔功能,这听起来似乎很动听,实则无关痛痒。我的切身体会是:如果以升学率作为评价学校办学水平主要手段的观念和做法不彻底摒弃,那么,素质教育很难能登上学校工作的主席。基础教育改革的当务之急是处理好水平考试与选拔考试之间的关系。

毕业考试即水平考试,是检测学生学业水平的考试。这本应是学校里最重要的考试,而却被严重忽视、只是走走过场罢了。

中考和高考是名副其实的选拔考试。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为上级学校输送优秀生源”成了基础教育的重要职能甚至演变成了唯一职能,病根儿就在于此。基础教育的主要职能是让学生的学业水平达到相应的标准;学生的学业水平是否达标要通过水平考试来检测,而不应由选拔考试越俎代庖;衡量学校办学水平的依据,是水平考试的结果,而跟选拔考试不沾边;升学考试即选拔考试是考生与招考部门的双向选择,而与中小学校没有瓜葛。

因此,把选拔考试与基础教育职能剥离开来,这有可能是目前我们所能够找到的可以从根本上摆脱应试教育、推进素质教育的上策。
(作者:贾书建。本文发表于《教师博览•原创版》2012年第5期)



标签:

分类: 教育视点, 教育评论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

来自教育在线(www.eduzx.net),本文地址:

评论

您必须 登陆 来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