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双飞:5月30日,卢作孚图书馆被关

| 2014-09-05 | 1,121 | 无评论 | |


1

重庆卢作孚图书馆的馆内筹备从4月21日起,到5月30日止被迫关闭,历时40天整。前期筹备从元月起,历时半年整。2014年5月30日。清晨,六点整,一群熊孩子像往常一样“啪啪啪”敲响我的宿舍门。宿舍就在图书馆旁边,原是一间教师办公室。

同年4月21日,我到达这个地方,重庆市合川区肖家镇卢作孚中学,负责卢作孚图书馆的馆内筹建工作。

“唐老师,快起床,打篮球!唐老师,快起床,有人要看书!”孩子们把门敲得天响,一个多月以来,我叮嘱了几次,说请敲小声小声再小声,我知道起床的啦,还是无效。在这里的每一天,我尽力观察孩子们的行为和兴趣,有些界限的东西,还要慢慢尝试改变。我预备至少三到五年。

图书馆从筹备开始,离不开校方领导和教师的支持,而图书上架、馆内布置等则少不了孩子们的帮助。五千册的图书完全上架,离开孩子们,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完成,是不可思议的。这可以说打破了立人图书馆开馆的时间纪录。

筹备开馆时,肖老师剪胶带是一把好手,而学校的几位主任则帮助安装投影仪等器材。胡老师对我们的课桌摆放提出不少意见,还亲自来摆了撤,撤了摆。记得安装投影仪那天,我们图书馆仍然在忙活上架新书,我走到活动室一看,周老师、王老师等他们好几位主任,正站在墙壁前,比划投影仪该如何如何摆放,你一句我一句的,活脱脱像些孩子。

5月29日晚,学校教美术的黄老师跟我一起彩绘墙壁,叫“如何阅读一本书”,一直画到10点左右,她说,明晚再继续画。

这晚,副校长和一位主任到图书室“检查”,问我有没有宗教性书籍。我说,没有。最后,我看见他们带走了几本书,其中有一本是马克思·韦伯写的关于基督教的书籍。

2

打开门,照例把钥匙交给孩子,让他们自己开门去看书,并叮嘱把看后的书放回原位,因为我们还有最后的录入工作。且开始看书的习惯养成是很重要的教育,为此,我们计划在6月3日请重庆的一位老师前来做开馆前的规则意识讲座。

待我进得图书室,孩子们真是一个个安安静静地待在看书,如前几个清晨。早课铃响了,有的孩子还在书架间磨蹭。

大课间。副校长来到图书室,“巡视”了一遍,问我具体什么时间能开馆,我说据理事们商量,大概定在6月10日。其实,这段时间,图书馆已经进入试运营状态。记得当红彤彤的椅子拉来学校的那个周末,图书馆生机勃勃的样貌展现在师生面前的时候,他们无不欢欣雀跃。还有,当心平公益基金会拉来的两千册新书,震撼了学校的老师和孩子们,特别是里面几百册的高品质绘本,基本吸引住了学校有孩子的老师,每天放学后,他们的孩子就在图书馆翻阅这些图画书。学校老师们还把图书馆的事情告诉镇上他们的朋友,有医院的人和一些其他人前来看书借书。

副校长走的时候说,校长被叫去区里开会,可能会后会通知我事情,我等电话。有点儿莫名其妙,但隐约感觉好像不对。这一周,区里文化部门,镇上派出所等相继到图书馆检查,不免带了些五大三粗的人来,估计是国an局的,他们不说话,只到处走走看看。我告诉他们,这里短期志愿者的信息,我们的身份证号码等等。

这个课间,跟廖同学好好聊了一次,知道了他的情况,希望暑假可以帮他找份实习。在打扫得整整洁洁的图书馆,我、廖同学、波波同学,第一次三个人一起合了个影。他们俩,为图书馆的筹备付出了最大的心血。

3

下午两点多,去邮局汇款。刚汇完,电话响了,问我在哪里,赶紧到图书馆,紧急。刚走出邮局,看到副校长急匆匆骑着摩托车来了,把我拉到学校。

到了图书馆,校长第一句话说,唐老师,对不起你呀,我们实在没办法,这个图书馆要用来建设班班通,申请了好些年,今天开会刚通过,实在没办法,你们必须搬走。

你要去哪儿?今天你去哪儿,我都送你回去。校长说。

所有书籍马上下架,事态严重到此。我立马电话通知图书馆理事,只能任其下架所有辛辛苦苦刚上架的图书。还是那些老师。肖老师、王老师、周老师等等……

好多孩子围观,他们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我说家里出了点事儿,要赶着回家,书籍先不上架,过段时间再开馆,你们等着。

不到一个小时,五千册图书全部摆在了地上。我在宿舍收拾行李,拿着手机,一张张照片翻过去,跟校长说图书馆怎么怎么,我为什么来到这里,饱含眼泪。看得出,他也无可奈何。

下架图书的过程中,副校长嘴里一直在念叨,“造孽”两个字。其他老师,面无表情。

这个时候,初三毕业生正在拍毕业照。三(3)班把我拉过去,最后的合影。这个班级的孩子,做了许许多多图书馆的事情。

拍完。我去到文科办公室,显然,好多老师知道了图书馆将搬走的消息,他们问我为什么要搬走,他们不信什么班班通,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复杂的原因,有的老师甚至以为是图书馆理事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就突然撤销与学校的合作了,还让我去说一说。还有的老师,以为是我闹出了什么事情。听到计算机老师大声说了一句:“这是对知识的侮辱!”掷地有声!这位老师给图书馆修理过网络,喜欢体育。

志愿者蒙华寄送了包裹到巴中。我们无处可去,先计划到重庆再说。校长开车,副校长陪同,车子驶离这所学校。

4

闭馆后,立人、理事方,积极奔走,希望图书馆能够重新再开。得到的结果,不过也是说,我们散播宗教性书籍,不可能再在重庆开图书馆,甚至听说是重庆市委书记签字。

真相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只是,校方急急地催着,要我们赶紧把图书等物资赶紧运走。6月10日,和几位理事还有短期志愿者林红,最后一次到卢作孚中学,搬运那些物资。那天,拿着刚做好的卢作孚图书馆的牌子,几个人合影。林红制作的图书馆装饰牌子,还在印厂,已经做好一半。

其实,那天,本应该是我们的开馆仪式,原计划请好些政府官员,地方媒体。

走的时候,还有不少孩子再问,为什么要搬走。理事、我跟孩子们一样,一边打包,一边流泪。觉得我们欺骗了孩子们的感情,图书来的时候,他们帮忙一起搬书,走的时候,他们也还过来帮忙。

我就是想说,哪一天,我们能知道真相,孩子们能真正明白自己曾经历什么。

6月1号,我到达成都。那几天,一直在做卢作孚图书馆的教师和读者调查问卷分析,接近500份问卷,都是孩子们自己分发收集上来的,分析,本打算带领孩子们一起来完成。

分析显示,80%以上的孩子和教师希望到图书馆阅读和参加活动。且前期兴趣活动小组报名显示,全校四百多个孩子,有270人以上报名参加各种各样的兴趣小组,环保、阅读推广、电影放映、扮演恐龙等等。

目前,这批物资还暂时寄放在武胜文化馆。

(于2014年9月4日凌晨4点)

※本文转自微博@卢作孚图书馆,作者唐双飞,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标签: , ,

分类: 教育视点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

来自教育在线(www.eduzx.net),本文地址:

评论

您必须 登陆 来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