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晚:海归博士之死,到底是谁之过?

| 2011-10-07 | 1,996 | 无评论 | |


博主(陈晚):本文以“评海归博士之死:怪浙大不如怪自己”为题,被推荐至新浪博客观点栏目。谢谢编辑的推荐和醒目标题。俺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怕挨砖头,没敢明说。

一位早期回国的海归创业者曾经调侃说,海归创业成功率有多低?低到分子为1,分母却几乎有长城那么长。这话说的虽然有些夸张,却揭示了一个重要事实。海归在中国成功创业不易,大多数人只是在垒分母中的长城,能成为分子中的那个1者,绝对是少数。悲观地说,在美国你做过农民,并不意味着你在中国就能开拖拉机。

既然如此,海归在中国折腾,就应该摆正心态,千万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拿自己调侃一下,一切都会柳暗花明。咱不就是为了面包才回中国打工的嘛,要是做不了大腿,咱就做个脚趾头吧。

涂博士在遗书中说,“我认为当初的决定下得是草率的,事后的发展完全没有预计”。这种无奈,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太有可能了。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估计只有到了共产主义才会被彻底消除。问题是,咱这辈子能赶上共产主义吗?

海归回国,属于翻江倒海的时尚行为。除了兴致勃勃的憧憬,海归们肯定会出现初抵美国时的类似文化休克症状。人在哪儿不是活啊,实在无法融入中国的主流,涂博士你完全可以掉头回美国来呀,不一定非在一颗树上吊死。

笔者认识一位回流返美的海归。N年前,他在美国卖房子卖地卖家具,把一家老小义无反顾地带回了中国,大有一股壮士一去不回返的劲头。没过一年,也就是N-1年前,这个海归家庭却突然集体回流,重新在美国置地安家,落地扎根。究其理由,这位海归大大方方地告诉我们,国内太黑,太残酷、太无信、太无情。这位海归说的,几乎就是涂博士遗书的翻版。但他却没有选择一死,而是重返美国,安于国外的平淡生活。他们一家在美国,现在过得好好的。

涂博士自杀一事,不禁让我想起了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提醒他儿子的几句话:一、学会宽容,二、不争第一,三、爱上音乐。白岩松认为,人生不是竞技,不必把撞线当成最大的光荣。在我们的身边,什么都会背叛,可音乐不会。我猜想着,假如涂博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有幸读过这样几句话,那他还会做出轻生这样的举动吗?尤其是第二条,不争第一,就能留住青山再起的实力。不管不顾地争第一,不知让多少人气喘吁吁,甚至是把生命遗弃。

不久前,一位海归在我的新浪博客留言。从他的只言片语中,我似乎听到了一阵轻轻的叹息声。除了这位读者朋友,国内还有无数个海归人士在奋斗。他们当中是否还潜伏着涂博士似的人物?遗憾的是,在可能的悲剧发生之前,我们是无法得知的。

他人已逝,无法起死回生。我们这些苟活于世的幸存者,应该从涂博士的悲伤结局中,有所感悟,有所提升才对。我的观点依然是,什么名利,什么职称,它们哪有你的生命重要!

人在俗世,难免压力重重。学会及时给自己减压,是件利人利己的大事。我琢磨着,赵本山虽长期失眠,但人家咋就那么乐观呢?心情不爽者,看看本山大哥是怎么说的吧: “我们要跟生命共存,要跟生命互动!我们要疯狂!我们要灿烂!我们要真诚地把我们的一切献给所有人……” 。

一位网友特逗,他给自己减压的秘诀绝对与众不同。他说,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他就念藏经:“噢嘛呢哞嘛哄”。这几个字儿翻译成英文就是:All money go my home!

咱觉得,管它是藏经还是白岩松推崇的伟大音乐,只要能给咱提神,咱统统拿来,为我所用。俺的指导思想是,如果美国沦陷了,咱就奔中国。要是中国失守了,咱就再杀回美国。实在没地方去了,咱就努力当月球人。咱要像南来北往的燕子们学习,在折腾中成长壮大,在海归大潮中找到自己。

不管是哥们姐们,还是草根名人们,尤其是海龟土鳖们,都站直了,咱都别趴下。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千万别动轻生的念头!

刚写完上面这几个字,今天网上又有了另外一个报道:“湖南在线10月23日消息称,近日,湖南大学一海归博士跳湘江自杀。死者南某,男,1970年生。今年5月1日刚结婚。据了解,南系以引进人才的方式进入湖南大学电气与信息工程工程学院的,月薪1万元,工作仅一年。北京理工大学硕士毕业后,南某出国留学,先后在美国、加拿大工作,并在海外攻读了博士后学位”。

哪位来说说看,海归自杀,到底该怪谁呀?是浙江大学的错?还是湖南大学的罪?还是要声讨万恶的旧社会?谁是旧社会?这还用问,美国呗。

最恐怖的是,我刚刚收到一个电子邮件。全文如下:悲剧!国庆节前后,归国博士最近纷纷自杀……

看来,为了保住咱的小命,这辈子死活都不能海归了。

来源:陈梦晚风



标签: , ,

分类: 教育视点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

来自教育在线(www.eduzx.net),本文地址:

评论

您必须 登陆 来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