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与“应当是什么”

| 2008-04-02 | 2,061 | 无评论 | |


当我们说“××是什么”时,实际上隐含着“××应是什么”。表面上看,似乎是在陈述一种事实,实际上可能是在表达一种愿望。比如,当苏格拉底说“知识是美德”时,实际上隐含着“知识应当是美德”,表达了苏格拉底在知识问题上的美德旨趣。当培根说“知识是力量”时,实际上隐含着“知识应当是力量”,表现的是培根对作为力量的知识的肯定。当福柯说“知识是权力”时,实际上隐含着“知识应当是权力”,知识的出场需要权力的支持。

反之,当我们主张“××应当是什么”时,实际上隐含着“××是什么”的前提。比如,当有人主张“知识应当是美德”时,实际上离不开“知识是美德”的前提。当有人主张“知识应当是力量”时,实际上离不开“知识是力量”的前提。当有人主张“知识应当是权力”时,实际上离不开“知识是权力”的前提。离开了“知识是美德”、“知识是力量”和“知识是权力”,就根本不可能实现“知识应当是美德”、“知识应当是力量”和“知识应当是权力”的主张。

为了强化自己的主张,即论证和强调“××应当是什么”,主张者常常把价值问题当成事实问题来陈述,即“××是什么”。比如,在“教育”与“理解”的关系上,假如你主张“教育应当是理解”,那么,你便把它陈述为“教育即理解”。“教育即生活”、“教育即生长”、“学校即社会”,等等,都是如此。即,它表达了“教育应当是生活”、“教育应当是生长”、“学校应当是社会”,等等。诺丁斯说“教育即关怀”时,实际上她强调的是“教育应当是关怀”。

对于主张“××应当是什么”而言,论证“××是什么”,这是一个奠基工程。价值诉求常常需要“本体论”意义上的论证。只有完成了“本体论”论证,才能为 “应当是什么”的主张提供坚实的根基。为了强化“××应当是什么”,有人不怕被人说犯了“独断论”的错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总是试图寻求“确定性”。形而上学和本质主义是人类的内在需要,具有“似本能”的特性。

上帝造人时,人的本质已经在上帝那里被预选设定了。这就是“本质先于存在”。然而,人具有“未完成性”和“不确定性”,人具有多种可能性,甚至是无限的可能性。实际上,人的“本质”未必是事先确定的,人能够自己设计和造就自己的本质。这就是说,“存在先于本质”。人是“自由”的,也就是说,人是可以“由自己”的,人的意志凸显人的本质。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很多时候就表现在“意志”的差别上。比如,有的人“自强不息”,有的人“自息不强”。自强不息者,往往会“功夫不负有心人”,或者说“有志者事竟成”,把“××应当是什么”转换成了“××是什么”。



分类: 教育哲学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

来自教育在线(www.eduzx.net),本文地址:

评论

您必须 登陆 来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