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锡良:一个新年献词就那么重要?

| 2013-01-08 | 23,936 | 无评论 | |


今天上午,我正在写一些文字,突然广州新闻界的一个资深记者朋友打来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去《南方周末》的编辑部看一看。因为,他正赶往这里。我说我才刚刚从网络上知道了这个消息。而我住的地方,离《南方周末》大厦才一站公交车路,跨过广州大桥就到了。其实自这份报纸刊载《差生韩寒》以来,我很长时间都没有再看过《南方周末》了,我有一个很固执的偏见,那就是凡是纸质媒体上足够好的东西,尽早都会反映到网络上来。因此,对于传统的纸质媒体我逐渐关注得少了。据说,美国已经有不少历史悠久的大型纸媒已经宣布停刊了,而全部改成了电子数字新媒体。我想这大约是世界性的时代总趋势吧。

然而,最近被关注《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事件,因为这个事件已经被弄到网上了,没有到达网上的东西,我常常就看不到的,而且也认为那些不能够转到网上的东西,就是不重要的,现在花钱买版面发表的文字垃圾实在是太多了,哪里顾得过来?据说这个事件是由一个新年献词引发的。但是,一个报纸的新年献词就那么重要么?值得广东新闻高官们费那么大的劲去作修改与撤换?不就是一个新年献词嘛,何况人家只写了新年的一个梦想而已。做梦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是假的,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大惊小怪的。

有意思的是,本来这样的新年献词未必就能够引起多少人关注,现在这样一折腾,没有发表过的新年献词,反而阅读的成千上百倍地增加了。博客、微博成百万上千万的转载与浏览,其社会效应已经远非当初的情形可比了。因为,这是一个互联网时代,任何东西,如果感觉有必要说,其实是删除不了的。一个东西,只要在网上亮相过三分钟,就可能有人收藏,必要的时候又会出现在网络上。中国的新闻检查官员,常常缺乏这种意识,还在用千年思想罪、文字狱的老套套管理这个社会的思想信息流动。这就像卓别林的搞笑电影一样,一个穷人三面缺乏围墙的房屋,却还在紧紧锁着前面的大门,以为锁得越紧,就越安全。其实你房屋三面的围墙都没有了,还要前面的锁做什么?眼珠子都没有了,还要那个眼眶做什么?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封闭性决定了中国的官员的工作思路,仍然是那么骄横霸道。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最好的礼物,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意味着一切新闻检查制度与信息控制都是徒劳的。这明显是在与上帝作对。人的尊严本来就是思想,说话的权利,是天赋人权中的最重要权利。吃饭自然也是,但是吃饭不能够把人与动物区别开来,只有思想与文字才能够作出这种区分。

本来,有了互联网这种传媒,中国社会的管理制度应该顺势而为,开放报禁,一改新闻传媒为党的喉舌而为人民心声,可是一些人总是要逆时代的潮流而动,最终只能够是螳螂挡车,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而已。一个政府,只有顺应时代的潮流,顺应人的自然权利才能够不为人民所抛弃。《南方周末》刊发一个新年献词,天不会塌下来。



标签: , ,

分类: 教育政经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

来自教育在线(www.eduzx.net),本文地址:

评论

您必须 登陆 来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