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南周事件”折射的社会分裂

| 2013-01-14 | 29,183 | 无评论 | |


发韧于1月3日的“南周事件”跌宕起伏。6日,南方周末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系该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特刊封面导言系报社一负责人草拟,网上有关传言不实。”

此语刚落,南周采编人员通过微博“@南周编辑部2013”发表声明,称“南方周末官微失守!所做声明不能代表南方周末采编人员态度,为有关当局施压南方周末管理层的结果。南方周末采编人员将与此不实声明抗争到底!”

南周员工宣布罢工,据说这是继2005年12月底“新京报事件”之后发生的又一起新闻界罢工事件。

支持的道义基础

从1月3日南周编辑、南周前编辑记者与南周前实习生发表的三份声明本身来看,反对的似乎只是广东省委宣传部“严重违反新闻出版流程,并造成严重事实错误的重大出版事故”,但其实矛头所向,是中共宣传部门对媒体严苛的监管。

国内媒体人对此心领神会, 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南周。在国内微博不断封号禁言,媒体生态与自媒体生态不断恶化之际,由公信力强的南周出面打这场阵地战,虽说有如兔子向狮子叫板,但为了守护媒体信念,这是一场必须要打的攻防战。

在习近平再次声明“道路就是党的生命”,并吟诗“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以表示自己不怕被国际国内 “说三道四”,可以预知没有胜算,但虽败犹荣。

我支持南周的抗争。《南方周末》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在以它的价值信念与坚韧,将自身锻造成中国一张具有真正媒体理念的报纸。

它多年来的深度报道,见证了中国那风雨兼程的改革与盛世中的阴影;它与宣传部门之间的艰难博奕,则见证了中国媒体与党的宣传部门的关系:一只恶猫爪子下的夜莺。创办人左方向接任者江艺平交班时曾语重心长地说:“南周总编的基本功之一就是写检讨。”

在此须解释一下,左方先 生此语的意思是不要怕“犯错误”,要学会“打插边球”。中国的媒体人是戴着镣铐跳舞,每家中国媒体都有与宣传部门打交道的痛苦经历,作为中国媒体领头羊的 南周所经历的自然数不胜数。

如果将来有南周人将该报多年来与宣传部门斡旋的经历写成回忆录,并配以被枪毙的稿件清样图片,一定可以成为中国新闻史的重要篇章。

我曾在《雾锁中国——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一书中详细分析过《南方周末》的存在的意义,以及它遭受阉割的痛苦挣扎。我还指出它有如中国媒体的黄埔军校,一代又一代的南周人散落在中国各种媒体当中,改变了中国的媒体生态 。

推特圈的反应

南周事件在推特圈的反应与国内微博大不一样。国内微博的支持者占主流地位,形成一波撞向北京这艘巨船的大浪,推特圈云集中国海内外反对者、异议者与维权者,还有一批散落在世界各地与北京政权离心离德者。他们对国内公共事件的反应,代表了如今中国的反对力量能否捏沙成团及其认知高度。

推特圈的意见归纳起来,主要有如下几种:一、不应该支持南周,它是党报系列,这次所谓南周事件可算作“二奶”撒娇;二、南周不是中国最优秀的媒体,就算过去是,但现在已经不是;三、看不出南周反对什么,为了几个文字上的毛病,无关新闻自由,不支持;四、南周近年堕落了,没有什么好的报道。还有一些强词夺理之辞,如当初在薄熙来案发后,左派网站被关,南周没表态谴责;南周在方舟子与韩寒事件上拉了偏架之类。

这四个问题带有普遍性,我在推特上一一予以回答。

争取新闻自由

关于南周是党报系列问题。南周与南都周刊等南方系列确实是中共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的子报,由于中国政府对媒体有一套不同于西方国家的管理制度,任何媒体在申办时须有主管、主办单位(其资格有很具体的政治要求),中国因此不存在所谓“自由媒体”。

但这并不代表所有报纸都甘心做党的喉舌。事实上,就是《南方日报》的党报身份给其子报南方系列提供了政治保护,才使《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等媒体无数次逃过死亡命运。这是中国的特殊国情下媒体管理模式,如果要将南周称之为中国政府的“二奶”,中国所有的报纸都是“二奶”。如果以此为标准,中国将无一份达标的报纸。

关于“南周不是最优秀的报纸,因此不应该支持”。我的看法是:我支持南周,不是因为它是最优秀的报纸,也不是它每篇都是精品。而在于以南周为核心的媒体人反对的是现行的媒体监管体制。有人认为不必要纠缠于文字错误等细节(或者认为争端就是这些细节),是对此事件的背景缺乏了解。

南周事件发生后,媒体人反对的是什么,胡锡进这种所谓的“御用文人”一眼就看出来了,其主编的《环球时报》称“《南方周末》的这件事,是媒体管理模式遇到挑战的突出例子。”如果中国人要真正的新闻自由,挑战现存新闻监管模式是迟早之事,因此,应该支持南周。

关于南周的“堕落”问题。我在《雾锁中国——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一书里,曾对南周创刊至2003年的报道做过文本分析,并将那一年作为南周发展的转折点,指出中国当局为了将南周这朵带刺的玫瑰变成一枝塑料蔷薇,几乎是竭尽全力,从审查、撤换负责人到编辑记者大换血,无所不用其极。

事实证明,南周虽然被迫且战且退,但一直在为信念努力挣扎。我承认,它的质量确实无法与上世纪90年代高峰期相比,但与“堕落”一词没有半点关联。

如果说近20年中国还有一份一直滋养着青年大学生群体的媒体,恐怕非《南方周末》莫属。如果说《南方周末》的命运折射了不甘沦为喉舌的中国媒体的命运,那么有关此次南周事件的讨论,其实也折射了中国时下反对力量利益上的分裂。

但是,争取新闻自由,不应该受这些利益的制约。因为不管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只要中国想迈向民主政治,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将永远是这条跑道的起跑点。

愿这次以南周为主力的媒体人的抗争,成为今后中国媒体挣脱枷锁的开端。



标签: , ,

分类: 教育政经

除非注明,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和链接!

来自教育在线(www.eduzx.net),本文地址:

评论

您必须 登陆 来发表评论.

分享按钮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